抵抗洪水

  泥巴裹满裤腿,汗水湿透衣背,我不知道你是谁,我却知道你为了谁------

  这是女歌星祖海唱红唱响的歌曲《为了谁》。每当听到这首歌,我觉得好亲切好亲切的,我自己唱这首歌时,心情总要激动,有时会哽咽。真的,那段抗击特大洪水的经历,我已铭刻在记忆中。

  一九九八年八月初,黑龙江省在多雨的季节后,迅速形成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,洪水漫出松花江,淹掉肇源县直扑大庆油田。保卫大庆油田的第一、第二道防线相继被冲毁,肆虐的洪水又直冲第三道防线。大庆油田在告急,如果洪水再冲垮大堤就再也没有防线可阻挡了,那么大庆油田的损失是巨大的。于是,数十万军民冲向第三道防线,一场与洪水生死的博斗开始了。

  站在大堤上,真是不寒而栗,水面与地面的落差达九米。从第二道防线澈出来的变电所人员告诉说:洪水突破第二道防线后,水势以二米高的浪头齐头并进冲进变电所院內凶猛地拍打着院墙,溅起数米高的浪花,发出隆隆的巨响,数秒时间就把变电所吞噬了,来不及撤走的人们都被逼到房顶上,有的男人也被吓呆了。

  在那场抗击洪水的战斗中,我在供电公司机关服务队任副职,公司机关食堂归我管理,我就承担起后勤伙食保障工作。我是在一场大病还未痊愈的情况下工作的,自己身体健康已顾不上了,要让前线的将士们吃好吃饱是铁的命令!因为在抗洪前线的将士们要花很大很多的力气去搬运土袋,要与洪水作拼命的搏斗。

  我公司上前线的人数在五、六百人。整整二十天,我每天要工作二十小时,每天要做六顿饭,午夜十二点开始做第一顿饭,一直要到晚上八点收拾完。从每天的食谱制定,原料采购、人员安排、饭菜制作到饭菜质量,食品的卫生安全,更特殊的是八月份的气温高食物容易变质,又要远程送达。既要保证抗洪将士吃饱吃好,又要考虑决不能发生吃坏肚子的事情,这决非是一件很容易之事。特殊事情就要以特殊心理、特别的措施以对。我细心地考虑每一个工作环节,精心地安排每一道工序及认真地检查每项成品,带领全队职工奋战在保障伙食供应的日日夜夜中。

  最让我骄傲、感动的是我的职工,涌现出许多非常感人的事。

  食堂班长马淑臣连续奋战几天不回家,半夜12点切牛肉块,二百斤牛肉整整切了四小个时,胳膊弯不过来了,手指也不听使唤了,可她挥了一会儿手又扑向下一项任务。主食厨师孙怀荣走路一瘸一踮有点残疾,可是在工作岗上表现一点不差,五天五夜没有回家,儿子生病要住医院,回电话告诉老婆一切由她办。付食厨师刘金刚母亲从外地来看望他,朋友请老人家吃饭,老刘刚把酒杯端到嘴边,电话就来召唤:立刻到岗位。老刘二话没说放下酒杯告别母亲。母亲要回老家了,也没顾得上送一送,只能委托妻子送上火车。服务员宋竞男负责洗刷餐具,一天是不停地洗呀洗的,把餐用具洗得干干净净,汗水、洗刷水湿透了全身也没叫一声苦。很多女同志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累的胳膊都提不起来了,都想立既躺下,美美地睡上一觉。可是第二天早上五点,她们的身影又准时出现在岗位上。

  数不完的英雄人物,说不尽的感人故事。都说英雄离我们太远,不!我呐喊:英雄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。

  在平时看起来不能克服的困难,在这特殊时刻就不足为奇了;在平时要叫苦叫累的工作,在这特殊时刻就显得这样的和谐宁静;此时此刻,人们的干劲都拧成了一根绳、一组动力,此时此刻,人们的心灵都凝聚一种责任、一种精神。众志成城,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化、传统道德经过千百年的凝聚炼就的瑰宝。

  当洪水在较平稳的时候,我一算,已有十多天没有回家了,不知爱妻孙彩霞怎么样了?于是我拨通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了微弱的、有气无力的、断断续续的声音,我感到爱妻有病了,我请了会儿假急匆匆地赶回去看看。一进门,看见爱妻和衣躺在被窝中,一摸她的额头有热烧,一问已有三天没吃东西了。我问她为什么不打电话?回答是:知道我离不开工作现场。于是马上给她喂药,接着又熬粥喂她,又为她擦洗脸手。服侍完后,她看我又在想单位的事了,就劝我:“赶紧回单位去吧,那儿更需要你。”我出门的那一刻,回头看了她一眼,她的眼神是那么的依恋、那样的不舍。我真的很心痛,一跃又扑回她身边,额头对额头,深深的抱着她,给她温馨,给她力量。慢慢地她推推我:“好了,回单位去吧,别太拼命了,要小心身体啊。”此时此刻,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激情,已是泪水满眼帘。

  一个成功的男人后面,一定有一个成功的女人。

  洪水被治住了,大庆油田安全了。总公司领导来食堂看望我们,说我们是好样的,后勤保障工作做的好,已被评为优秀集体,我本人也被公司嘉奖、提升了。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庆油田抗洪记实    大庆供电  俞海敏 20051220